呼嘯—— 呼嘯——
「颱風來了!快回家躲避呀!」
人們匆匆忙忙地奔跑回家,卻沒有發現老鼠傑克被大風吹走了!
大風把傑克吹到不同的地方,有洶湧的大海、水浸的街道、沒有人的遊樂場等……   

在空中被吹得東歪西倒的傑克,在這一場颱風中經歷了一場與眾不同的大冒險!

《老鼠傑克被吹走了》  
   
畢業於香港知專設計學院視覺傳意系,畢業後當了三年平面設計師、兼職中學課外活動視藝班導師,現職插圖。曾獲2017青藝節「青少年藝術家年賞」(插畫)、亞洲青少年童書插圖大賽2016創意大獎等。從小熱愛繪畫,無論生活多忙碌,也從不放棄創作。創作可以不是職業,但不能不是「生活」。

鄧佩儀/文圖

 

評審評語
《老鼠傑克被吹走了》是一本表述流暢的圖畫書,全書通過跟蹤小老鼠傑克被颱風刮跑的路徑,一展香港的本土風貌以及氣候特色,更表現出風暴下人類與自然相處的反應,文字和圖畫兩條線索並行敘述,將一個孩子在風雨天裡的興奮、遊戲心態以及成人如何在災難中相互照應、救濟的生活場景巧妙結合,起伏錯落地描畫出一幅生命圖景,讓讀者也經歷了一場刺激、有趣味、驚險不斷又溫暖安慰的內心風暴。

全篇文字運用反復句式,不斷出現的句子「老鼠傑克被吹到了……」讓孩子享受閱讀的節奏,而句中安靜客觀的語氣,例如「有人被困」、「空無一人」、「洶湧的」、「塌樹的」等等形容詞的出現,直觀道出了此次颱風的劇烈性,也升級了傑克在風雨中大冒險的刺激性,與整頁風雨交加、傑克幾乎要被吹出書角的動態形成調侃,又與颱風來臨人們躲避、焦慮、採訪、救助的繁忙景象形成鮮明對照,文圖互補的趣味和力量在一次次翻頁中得到彰顯。

當風暴過去,傑克被刮到了標誌牌上,接下來如何讓故事安全著陸,作者劃上了一個自然又動人的句號:傑克的冒險並沒有結束,他遇到老鷹,在成人眼裡看來天性敵對的雙方並沒有在這裡繼續敵對,作者跳脫傳統,讓傑克經由老鷹幫助,穿過風平浪靜的城市,最終安全回家。所以,這又是一場有驚無險的大冒險,如同人類在災難中扶助,面對自然的無序,生命與生命之間所呈現的美好讓我們尤為驚喜。

穿圍裙的媽媽最後出現,她也並沒有因為老鷹載回傑克而詫異,而是站在傑克被吹跑的地方說出那句「傑克,你到底去了哪裡?擔心死我了!」這一句道出了普天下媽媽對孩子的內心牽掛——風雨天外出遊蕩的日子,都是孩子們所鍾情的,但,也是父母最心無著落、擔驚受怕的日子。一場遊戲盡興之後,在親情中自然收筆落幕,讓傑克和讀者都獲得故事終結的溫暖和滿足。

這本書想像和現實結合,平靜與洶湧俱存,趣味與驚險交錯,災難的無情與生命的有情互為對比,實現了有寬度、有質地的圖畫書敘事。雖然小老鼠傑克是被吹走的,但無疑這是一場驚心動魄又好玩的遊戲,又是一本具有香港味道又有情感溫度的圖畫書,讓人心生喜愛,回味無窮。 (余麗瓊)


 

《老鼠傑克被吹走了》作品封面直接了當地邀請讀者走進故事:棱角分明的建築物上方是一片灰藍色的天空,白色的斜線勾勒出風吹的力道,反襯空中一隻淺褐色圓滾滾傻不隆冬的老鼠。連書名八個字也在空中吹蕩開來。呼嘯,呼嘯……這個破題反映了作者講故事的意圖與技巧。

故事的劇情呈線性發展,從香港天際線到風雨中的香港街道,之後聚焦在老鼠傑克被風吹走的那一刻。短短三個跨頁,場景、人物和事件都交代完整,讓讀者得以專心跟著主人翁開始一段不可思議的冒險。從第四個場景開始的七幅跨頁,「老鼠傑克被吹到小女孩的窗外」,「老鼠傑克被吹到……」、「老鼠傑克被吹到……」這是一種經常出現在童謠或童話裡、充滿童趣的敘事手法,引發小讀者的好奇心。這個異同之間形式上的反差趣味也反映在圖像內容裡:平時充滿嬉笑聲的遊樂場現在空無一人,忙碌的機場佔滿了無法起飛的飛機,熱鬧的街道變成水鄉澤國,災民守望相助的場景為故事裡的人我關係注入溫度,記者頂著暴風拿麥克風也令讀者會心一笑。

這個毫不造作的幽默感在結尾登上另一個高峰。空白的底色一掃之前灰濛濛的天空:風雨過去了,老鼠傑克喘口氣停歇時出現一個新人物:老鷹。這個鮮明的轉折同時引發懸念:會吃老鼠的老鷹真的要帶傑克回家嗎?接下來兩幅跨頁帶讀者回味先前經歷過的景象,但這一次風平浪靜。當老鼠傑克回到他當初被風吹走的地方時,穿著圍裙的老鼠媽媽已經在等他。看到老鷹載著傑克回家這個不尋常的畫面,老鼠媽媽會如何反應?作者設想的台詞以及翻頁後老鼠傑克的回答,引逗出角色可愛的特質,也為整個冒險故事畫下令人莞爾的句點。

《老鼠傑克被吹走了》很妥善地運用了童書繪本這種敘事形式所提供的可能性,雖然第三和第十四跨頁框圖的處理有待改進,整體而言是一部好作品。(葉俊良)


 

小女孩跟媽媽回鄉,只見門前的一張藤椅是空蕩蕩的,太婆已經不在了。小女孩走遍舊日足跡,一次又一次尋找與太婆一起的日子,她努力地牢記昔日太婆的叮嚀,然後嘗試付諸實行。只是,沒有太婆的陪伴,小女孩夜裡無法入睡,她一邊回憶兩人快樂的過去,一邊想起太婆說過的,睡不著的時候,可以數星星……故事靈感源自作者的童年記憶。
《太婆我想你》  
   
英國法爾茅斯大學插畫碩士,現職插畫及平面設計。因喜愛繪畫而學習插畫,繼而接觸兒童圖畫書,愛上圖文創作,並決心以此為業。平日畫畫和寫作,或真摯,或詼諧,以個人經歷和情感為基礎,藉由圖像和文字來說故事,同時發掘一切隱藏於人事物背後的樂趣和意義。

陳碧儀/文圖

   

 

評審評語
《太婆,我想你》從一個稚齡孩童的角度,傳達了她對死去的太婆的想念,並在細細碎碎的想念中,讓她慢慢的理解到親人死去究竟是怎麼一回事。

從這個角度來看,作者的細膩安排與用心鋪陳,都很值得稱許。它細細緩緩、有條有理的把孩子從感受失去到接受失去的過程,自然的呈現紙上。

在童書創作中,「死亡」從來不是個容易處理的議題。我們很難告訴孩子,對於這個距離他們生命最遙遠的「點」,該如何面對?我們能做的,或許只是陪伴他們,讓他們一點一點的去體會。他們有時是靠生活中的際遇,有時則是透過文學。前者讓他們自己去經驗,後者則是讓他們去同理故事人物的經歷和感受,以此加深他們對未來生命的各種領悟。

由於作者帶著真誠的情感描述,所以讀者很容易跟著進入。另外,不論是家屋或是屋裡屋外的人物與物件,都讓人覺得它們來自生活,有一種親近、熟悉之感。也因此,這種訴諸情感與景物的安排,讓孩子在閱讀時不會覺得有太大的距離,在「同理」主角時,也就不會有什麼隔閡產生。

一開始,書中的小孩像往常那樣,和媽媽趁著暑假回到太婆家。雖然景物依在,但這回卻再也聽不到太婆的呼喚聲了。幾幕空洞的家屋陳設,正突顯出孩子在面對失去太婆的空間時,是何等的悵然與思念。 

之後的篇幅,作者很巧妙的藉由左右頁的對比,表現出今昔的落差。同時,透過孩子自己的行動,因為「睹物思人」,而去感受、發現太婆生前為什麼愛和鄰居打小牌、愛坐藤椅,以及愛在鏡前梳妝。接著,主角小豆釘在吃飯、洗澡這再平常不過的每個當下,也還繼續想念太婆生前對他說的話。而這些話,成了小豆釘想要自己用筷子吃飯、自己洗澡的動力。可見,想念太婆固然讓人傷心,但堅韌的孩子,還是在其中一點一點的「長大」了。

夜半的輾轉反側,更是道盡了孩子的思念。雖然都是些生活的細瑣事,但那些餵飯、洗澡、穿衣、同眠⋯⋯的殘影,不正是祖孫情感的最真摯處嗎?最後,祖孫在夢中相會,太婆抱著孩子,告訴她,可以遠眺星空,想像每個夜晚,太婆依然在遙遠的世界守護著他。這樣的結局,或見俗套,但至少,它安定了孩子們的心,讓他們可以釋懷,可以接受年老親人的永久離去。

這本書的結構非常完整,分鏡的處理也很靈活,就華文世界的繪本創作來說,誠屬難得。唯作者在人物的表現上筆觸較顯生硬,是其美中不足之處。即便如此,作者注入的情感溫度,以及她創作此書的誠意,都還是很打動人。 (林真美)


 

故事主角是重病男孩的弟弟利奧。正當家人努力照顧哥哥的時候,弟弟被忽略了。利奧感到孤獨、無助,甚至憤怒,覺得自己好像得了「不想笑」的傳染病。媽媽察覺利奧的心情,便跟他解釋。困惑解開了,利奧主動幫忙照顧哥哥,並與家人共渡了一段最後、也最美好的時光。故事啟發自網絡新聞,一對父母希望與患有腦癌的兒子環遊世界,共渡最後的時光。
《我也得了傳染病》  
   

筆名工千芊,主修平面及產品設計,現職插畫及設計。喜愛看書和寫故事,最愛繪畫和欣賞藝術作品。這興趣源於5歲時,父親送她的一盒水溶彩色鉛筆,其後即不斷練習不同的繪畫媒材,作品多次參加香港及外地藝術展覽。出版繪本有Another Rainy DayCircusMy First BIG Book,曾於香港、法蘭克福及台灣書展展出。

龔雯蔚/文圖

   

 

評審評語
《我也得了傳染病》的封面是一個俯臥在劍龍前,軟弱無力的小男孩,頭上寫著──我也得了傳染病。他為什麼「也得了」傳染病?故事由一個懸念開始。

故事的序幕以簡潔的文字,以第一身的角度交代哥哥得重病,告訴讀者真正患病的是哥哥。畫面看到弟弟扶持著外表疲憊不堪的哥哥,嘗試協助哥哥玩最愛的滑板車。弟弟雖然年幼,行事直率,卻充滿關愛之情,但媽媽拒絕了弟弟照顧者的美意,於是為弟弟後來得了「傳染病」鋪設伏筆。

或許小弟弟年幼的緣故,有很多事情都不明白,父母選擇了暫時把他置身事外,並因忙於照顧患病的哥哥,把弟弟忽略了。年幼的弟弟並非懵懂無知,他也能感受到家裡氣氛跟以往的不一。父母的憂傷,也讓弟弟收起笑容。原來「不笑」是病,更可以傳染。即使是年幼的弟弟,也不能幸免。故事中的弟弟十分真實,他擁有孩子的特質,會為哥哥的痛苦而傷心,卻又能轉身抽離,獨個兒愉快地踏滑板車;當哥哥從醫院回家,因為病情轉差,需要輪椅和藥水架等醫療設備輔助,但在弟弟眼中,哥哥的裝置太酷了。作者試以童心來平衡沉重的氣氛,為故事帶來趣味。

作者喜歡以背景構圖,用以暗示人物內心感受。就像首頁背景的橋,它代表大人與孩子中間的一道分格。同時,彎曲的橋樑像一雙手臂,保護著小兄弟,隱藏母親對孩子的關顧。又如弟弟把圖畫搓成一團,扔在地上一幕,紅色的恐龍背景,反映弟弟的心情。同樣的設計手法,貫穿整本書,形成獨特的表現風格。

本書以紅色作為主調,為畫面帶來強烈的視覺衝擊,讓讀者留下深刻的印象。不過,每版的主體圖像比例相約,整體構圖也嫌略大,難免削弱了圖畫的美感。若果能在構圖方面多留白,並在構圖時注意左右頁圖像的主次安排,本書的視覺效果會更佳。(高佩聰)


 

 
     
 
Copyright © 2017 香港兒童文學文化協會.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