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常遇到一些家長,他們有時候會跟我抱怨,說孩子不愛閱讀,只愛手上的電子遊戲機。心想,孩子的遊戲機從哪裡來?

曾經遇過這樣的車廂一幕——

大概是一家三口吧!手上是最新的iPHONE,父親跟母親在看臉書(facebook),孩子呢?陶醉在電子遊戲的世界。心想,孩子會喜愛閱讀嗎?也許是我過於武斷,這一對父母可扼殺了一段原來可以很親密的親子關係。

所以,孩子不愛閱讀,有時候不是孩子的問題。

不少家長都希望孩子不要輸在起跑線上,於是為他們製造了種種學習機會,像外語、音樂、體育……。可是,甚麼叫作成功?如果把所有學習都歸因到是為了成功,學習與考核就變得很功利,而不是為個人興趣,為進步而反思、評估。人生其實有許許多多的面向,一個孩子喜歡閱讀,他會因閱讀而向人文、科學、藝術等不同的路子走去,並按著自己的興趣和潛質而有所發展。

我相信,作為讀者,閱讀能提高個人的修維,有助成長,無論是孩子還是成人。

我更相信,因童書的一路伴隨,孩子的童年將是一段段幸福而美好的時光。

曾經參與一些家長講座,家長最關心者,莫如怎樣跟孩子講故事和怎樣挑選童書。以上兩題的答案很簡單――家長有良好的閱讀習慣,並喜愛閱讀。試想,如果車廂一幕換成家裡小小的客廳,一家三口每天都有三十分鐘的閱讀時光,然後分享不同方向的閱讀體驗,那是多美好的光景!



童書首先能要打動成人,然後才能感動孩子。嚴肅如生死題材的《騎車到岸邊》,只要我們朗讀一遍,就領會到任時間飛逝,樹木抽長,「愛永遠不會被忘記」。我們多麼驚訝,中國的「慎終追遠」可以在西方兒童圖畫書完全體現。希望孩子喜歡書,無寧我們先愛書、愛閱讀。因為我們喜歡書,深為書中的情意感動,我們自然能跟孩子一起閱讀,一起分享。《騎車到岸邊》雖然譯自外文,但文字優美而富有節奏——

爸爸坐上船,輕輕划著槳,朝地平線遠去。
小女孩等待爸爸回來,一直等到太陽落入地平線消失。
爸爸並沒有回來。
夏天過去,冬天也過去了。
然後又過了一個夏天,和一個冬天……


只要選擇一刻的寧靜,認真細意地為孩子讀一遍故事,女孩那永念父親的情意,自然會打動孩子善感的心靈。

如果你選擇的是富思考的童書如《想要不一樣》和《誰是第一名》,你可以在讀完故事後,借助提問加強與孩子的互動,啟發他們思考,深入了解他們的內心世界——

你有過「想要不一樣」的時候嗎?你想過要怎麼的一樣?
在法制的社會裡,當所有人都「想要不一樣」,社會將出現怎樣的情況?
為甚麼所有參賽者所畫的都與大餅的想像不一樣?
如果你要畫一幅題為「我的家」的畫,會跟蜻蜓所畫的一樣嗎?為甚麼?



又或你喜歡選擇遊戲與娛樂性的作品,那麼,《今天是什麼日子?》最合適不過,它不單讓孩子在閱讀的過程中,仿如參與了一場遊戲,並能體味一家三口為對方準備禮物時的綿密情意。還有獲第一屆豐子愷兒童圖畫書獎佳作獎的《現在,你知道我是誰了嗎?》和《西西》,這兩部作品能讓孩子既享受遊戲的樂趣,又接受了觀察、追蹤的思考訓練。

閱讀兒童圖畫書的功用不一而足,我們可以透過它增強孩子的知識,像語文和科學,以《晚安,貓頭鷹》為例,孩子除了認識了自然界中的蜜蜂、松鼠、啄木鳥、椋鳥……還習得擬聲、重複及勻稱而詩意盎然的句式。

蜜蜂嗡嗡叫,
嗡嗡嗡,嗡嗡嗡。
貓頭鷹想睡覺呢。

我們也不妨讓孩子走進《池上池下》的世界,當一個「大自然觀察者」,深入了解蜻蜓的世界。

如果你是教師,除了個人的閱讀外,還希望為孩子打開閱讀無邊無際的世界,那麼你得關注童書的最新發展,緊貼時代的步伐,了解不同年齡層孩子的需要,像幼兒喜歡的遊戲書、概念書;初小學生愛不釋手的圖畫書、童話和科學小品;還有最能幫助步入青春期的高小與初中學生成長的少年小說。就處於騷動與困感的年輕人所面對的窘境,優秀的作家能從不同的角度切入,為少年解開青春之謎,再以嚴肅題材為例,《青春的十一場雨》、《小河男孩》與《收藏天空的記憶》都觸及死亡,為孩子上了人生一課,能在窘境中展現新生的力量;幽默溫情的《夏之庭》則為孩子展示另一種生命感受,使他們在真實的生活中,能夠了解生死,並應對種種家庭問題與變故。再如安德魯‧克萊門斯(Andew Clements)的系列作品——《我們叫它做粉靈豆》、《不要講話》和《成績單》等,則以犀利幽默的筆觸,為少年人提供批判性思維的訓練。      


要令孩子喜愛書,得讓他們一點一滴的擁有它。家庭環境困難的孩子,當然可以到圖書館借閱圖書,但讓孩子在一分一毫的儲蓄中,謹慎地挑選一本自己喜愛的書,這一種惜念可謂崇高的價值培養。惜念自書、自知識,再延及其他,這是最不費力的情意教育。再者,閱讀不單牽涉讀者(包括兒童、家長和教師等),還有製作書籍的持份者(文圖作者、編輯、出版社等),以及閱讀推廣人等,彼此環環相扣,如果「書」缺乏讀者,整個關乎閱讀的環帶就會斷裂。我深信,作為讀者,必須支持好書的出版,這樣,我們才能擁有優秀的圖書,支援及維繫優質的閱讀水平和健康的閱讀生態。

借用一幅漫畫作結,願我們都愛耐讀的、富感染力的優秀作品,仿如豐子愷先生那令人嚮往的〈讀書的Picnic〉。


(載於《宗教教育中心通訊》,2012年3月(93期),頁1-3)
 
     
 
Copyright © 2015 香港兒童文學文化協會.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